中国高净值人群都在想什么?《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全解读
发布时间:2019-10-07  

  引言:“6月5日,招商银行600036)联手贝恩公司以“回归本源”为主题发布了《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这是招行自2009年首开中国私人财富市场研究先河以来第6次发布系列报告。经过十余年的持续追踪,研究团队积累了1.6万份调研问卷和超过700人次深度访谈的一手数据,系列报告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权威性研究作品。”如需获取完整报告PDF,可在公众号后台留言。

  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私人财富市场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增速相应放缓。2018年,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190万亿元人民币,2016-2018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为2008年来首次出现个位数增长。预计到2019年底,可投资资产总规模将首次突破200万亿大关。

  受实体经济下行与市场波动影响,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规模及其持有的可投资资产增速也较往年有所放缓。2018年, 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197万人,年均复合增长率由2014-2016年的23%降至2016-2018年的12%。预计到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将达到约220万人。

  从财富规模看,2018年,197万中国高净值人群共持有61万亿人民币可投资资产,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为3080万人民币。

  2018年中国人口规模约为13.9亿人,按此计算,中国高净值人群(或可称为千万富豪)占人口比例不到千分之二(0.14%)。换言之,不到千分之二的人群坐拥超过三分之一的个人财富(这里的个人财富指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和)。

  即便迈入富豪俱乐部,富人圈里分化也很明显。2018年可投资资产超过1亿人民币的超级富豪共有17万人,在富豪圈内(197万人)只占据不到10%的比例。但17万超级富豪总计持有资产25万亿人民币,占据千万富豪持有可投资资产的40%以上。

  按职业划分,我国高净值人群主要分为创富一代企业家、二代继承人、企业高级管理层/企业中层/专业人士、职业投资人、其他。

  过去,一代企业家在数量占比上一直保持传统优势,创业是造富的主要途径。随着传统产业升级、新兴产业规模化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新经济崛起下的股权增值效应,推动企业中、高级管理层与专业人士新富人群涌现。

  新经济、新动能推动新富人群崛起:“互联网+”、“智能+”和新兴产业规模化共同注入经济发展新动能。

  新经济崛起下的股权增值效应,推动企业中、高级管理层与专业人士新富人群涌现。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企业高级管理层、企业中层及专业人士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由2017年的29%上升为36%,首次与创富一代企业家群体看齐。二代继承人、职业投资人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均较2017年有所下降,分别为9%和4%。

  企业高级管理层近年财富增长较快,占全部高净值人群的比例达14%。他们的财富从何来?受访的高净值群体中,约30%的企业高级管理层提到上市企业股权激励增值为其主要的财富来源,其中战略新兴产业的企业高级管理层提及率更高,达40%。

  迈入千万富豪俱乐部的企业高级管理层有什么特点?在教育背景上,接近90%的受访企业高级管理层为大学及以上学历;在行业分布上,约30%为战略新兴产业(信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和新材料、新能源及环保),18%为制造业,10%为金融行业。

  在2016-2018年金融市场波动和资管新规实施的关键时期,高净值人群对私人银行一贯稳健且体系化的财富管理能力尤为青睐,对银行的信赖度相较其他机构更高,财富管理纷纷回归银行渠道。

  在各境内财富管理渠道中,高净值人群使用私人银行进行个人境内金融资产管理投资的比例显著提升,其中股份制银行最受高净值人群青睐,非银行财富管理机构的占比则出现大幅下降。

  过去市场泥沙俱下、机构鱼龙混杂、部分设计不合规、风险控制缺位的产品风险事件频出,导致所投资产蒙受一定损失(如P2P等)。

  经历市场教育后,高净值人群在选择财富管理机构时将会更加慎重,注重将财富交托给专业能力强、服务体系成熟的财富管理机构打理。

  对于朋友帮忙操作、天将国库彩图3日约8万人游园,www.33396.com!熟人介绍等渠道,本次受访者认为可靠性相对较低,今后将会更加谨慎。

  总体而言,已建立较成熟服务能力及专业水平的财富管理机构,如果能够在关键时期有效应对市场挑战,将有更大发展机遇和竞争优势。

  在境外财富管理市场,由于相对缺乏对市场环境、操作规则和金融产品的了解,加之2018年部分投资者境外投资出现亏损,高净值人群对财富管理机构的依赖程度大幅上升。

  同时,随着中资银行持续加大境外市场战略投入,实施境内外一体化管理,充分利用在语言、文化、服务上的优势,进一步完善用户体验,高净值人群境外资产配置时选择中资机构的占比和意愿大幅提升。

  在金融市场不确定性提升的情况下,财富传承的重要性和急迫性进一步凸显。2019年,超过50%的受访高净值人群已经开始准备或正在进行财富传承的相关安排,比例在过去十年来,首次超过尚未开始准备的高净值人群。

  从资产配置组合上看,高净值人群对单一资产依赖度下降。2015年高净值人群财富相对集中在股票和公募基金;2017年财富主要集中在银行理财产品、信托和股票;2019年,最大单一资产占比进一步下降,高净值人群依据市场情况和监管影响做出分散和调整。

  报告预计,2019年高净值人群对各个资产品类配置将更加均衡,高风险高收益型产品配置(股票、公募基金等)和较稳健产品配置(银行理财产品、保险)预计同步增加。

  在中国财富市场增速放缓与过去两年市场波动的背景下,2019年高净值人群避险情绪加强。从投资收益率预期上看,与2017年相比,高净值人群意识到获得与过去两年同等收益率的困难不断增加,对收益率预期进一步降低:倾向于“高于储蓄收益即可”的人士占比进一步增加至30%,为过去十年的最高值。

  经历资本市场洗礼,高净值人群更趋向财富管理机构的专业服务:高净值人群重视财富保障传承同时关注财富长期积累;高净值人群更加成熟理智,对财富管理机构资产筛选、组合配置、风险控制和客户体验等四大专业能力要求进一步提高。

  从意愿到行动,财富传承安排进入普及深化阶段:2019年已经准备传承安排的高净值人群达53%,首次超过尚未开始准备人群;家族信托作为传承工具的占比提升,超高净值人群对家族办公室的接受度和期许继续提高。

  境外投资回归中国机会:境外投资目标以分散风险需求为主,高净值人群投资重心回归境内;中国香港资本市场管理机制创新,受高净值人群关注程度上升。

  在动荡的国际形势下,全球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境外投资收益不及预期;中国保持相对平稳的发展势头,“一带一路”、国内资本市场加快推进开放程度和继续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新机遇。高净值人群更加看好中国机会,投资重心回归国内。

  风险分散和对冲是现阶段高净值人群考虑境外投资的最主要原动力。超过一半以上的受访高净值人群表示通过境内外多元配置分散风险为境外资产配置的主要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香港作为境外投资市场的窗口,受关注程度明显提升。与2017年相比,2019年中国香港作为境外投资目的地的提及率从53%提升至71%,上升了18个百分点。中国香港在自身具备语言与文化沟通优势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加快了上市制度创新,成为过去两年境外资金的主要聚集地。

  总体来看,伴随A股估值回归、科创板设立、经济企稳等利好因素,如何抓住“中国机会”、实现较好投资回报成为高净值人群最关注的问题。

 
挂牌玄机图片| 六合宝典中特网| 天下第一心水论坛| 财神爷喜欢什么供品| 香港赛马会| 香港马会赛马直播| 香港马会跑狗图何仙姑| 99资料论坛|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正挂|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资料|